引產也已經一週了,就在身體及心理都調適好後來記錄與猴腮雷最後的回憶。


回想起從發現胎兒異常到引產整整過了將近快四週中間又面臨嫚妮的離去,

很多朋友都對於我們在一個月失去兩個小孩而感到不捨及同情,

當初我發生事情的第一天想法也超悲觀總覺得老天爺似乎特別不眷顧我們兩夫妻,

後來老蕭說我們都已經是為人父母不應該再像小孩一般到處哭訴,

要學習面對我們自己情緒也要好好面對未來,

若是我們一直處在悲觀的狀態,是不是想要來當我們的小孩看到我們這對父母親這麼悲觀而都不敢來做我們小孩了,

說往好處想我們又重回到新婚夫妻一樣沒有小孩的束縛可以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所以這陣子我又要開始報名英文補習班及瑜珈課,等身體恢復好後也會跟ruby一起上教練課,

好好把自己身體及心理都變強壯一點,等待跟我們蕭家有緣的孩子。

【12/3: 發現猴腮雷水腫】

12/3發現猴腮雷胎兒水腫(Hydrops fetalis)後馬上當天晚上掛了陳醫師的門診再次做確認。

陳醫師說這個就不用留了重新來過吧!

那時候我還傻傻的問醫生說我這個是要全身麻醉還是半身麻醉啊?

醫生說沒有麻醉阿是像待產一樣讓你有陣痛把他生出來啊?

霞咪,奔人還是不懂啊!醫生就說就像你催生一樣,而且不用全開大概開3指再把他夾出來,懂了嗎?

陳醫師還解釋因為我的週數很尷尬要做人工流產又太大了這時候做引產又太小了所以先個幾週讓猴塞雷大一點再來引產。

就在搞不清楚人工及引產的差別回到家在上網找引產資訊才真正了解引產。


所謂的引產(Induction)是再自然的產程產生引發產兆,引產是積極主動的介入,通常引產可能要會上一天至三天的時間

才能引出 ,一些前置準備工作如用藥或者放入水球或者海藻棒讓子宮頸軟化打開。

引產時就像自然生產一樣,仍是會有疼痛,因為引產不是要留胎兒也不會太顧忌胎兒的生命危險,

所以若引產無法忍痛通常護士也會願意施打止痛針。

至於人工流產是在12W以前,而發現猴塞雷有異狀的時候是11W~12W所以就是陳醫師說個尷尬時間,

猴腮雷因為已經長了手跟腳還是選擇用引產的方便以免胎兒骨頭遺留在子宮。

【12/22: 15W例行產檢】。

這天一進診間陳醫師就問我有沒有去柯滄銘做穿刺,我回答有並且報告都正常就開始我們例行產檢。

猴腮雷一樣長得很好,只是水腫的部分仍是很大,醫生沉重的語氣問我跟老蕭要不要留呢?

我們直接回答不要,醫生也說是啊!!!下次再生個健康寶寶吧!

他說已猴腮雷的狀況雖然目前發展很好可是後期很容易心臟衰竭而胎死腹中,

就如同柯滄銘告訴我如果染色體以及晶片檢查都正常,

未來還是要持續一直追蹤心臟問題,不過因為猴腮雷的水腫很大,

所以他也覺得很有風險存在。

看了三家值得信賴的醫生的見解都一樣,加上朋友的大嫂先前也因為胎兒水腫兒引產,

台大醫生也是說目前胎兒活動狀況都很好但是最怕這種小孩後期心臟問題,

若是出生後許多也要靠著呼吸器維持生命跡象或者會有發展遲緩的風險。

竟然花錢檢查不就是要生個健康的寶寶嗎?所以心再痛都還是要做出這個決定。

老蕭也問了陳醫生說引產會有什麼風險,醫生說通常這種沒有什麼風險,

會先利用一個管子再放水球及塞藥讓我陣痛

我突然苦求醫生說可以不要塞水球嗎?我看網路上都寫說痛到大叫而且還會腿軟。

可想而知醫生當然不會鳥我,讓我整個超級ㄘㄨㄚˋ,還提醒老蕭我若大叫記得來救我。


【12/28上午】

因為害怕在家亂想所以早上還是進了公司一趟,

Ayo還skype問我說不是要去引產怎麼跑來上班,

還有我正在收東西要準備去洗頭的時候ruby也問我何時要去引產,

當我回答下午時,ruby反應也跟ayo一樣說那你還來公司幹嘛~

大家都跟我說引產一定會很順利的叫我不要亂想。

後來洗頭並做了頭皮去角質還請設計師幫我好好馬一下,

還買了一杯香蕉牛奶想說去醫院前可以好好上個廁所,

以免如果陣痛又想便便的窘境。

洗完頭回到家也下午一點多根本也不想這麼早去醫院,

還躺在沙發上看了巴樂劇及睡了一覺,

後來老蕭驚覺要三點了我完全不想起身還硬把我脫離沙發,

對的,此時我的心態真的是超級俗辣。

【門診及辦理住院】

用超緩慢的速度到達診間看到護士貼個公告醫生要去手術,

此時我心情超開心想說可以晚一點面對引產,

結果沒想到陳醫生一看到我就叫我先進診間檢查順便開住院單給我,

唉~心情又down到谷底了!!!不過該逃的似乎也逃不了只好面對。

這時候猴腮雷已經16w了,醫生還問我心情準備好沒,我笑笑的說OK,

拿著醫生開的住院單上樓辦理住院囉!

原以為上樓辦理住院也會像當初去催生一樣慢慢來,

沒想到護士動作超級迅速的問了一些病史並且量了血壓就準備請我去待產~

這中間大概不用10分鐘我還傻傻地想說應該要像生產一樣填寫很多單子,

唉!!!進入待產後我就要好好在床上了!


【引產前置作業】

換好衣服在準備跟老蕭聊天沒想到護士連辦理住院動作快打針動作也快。

看著我衣服換好就要請我進入產房打針及塞藥。

這次打針的小護士就是當初我生嫚妮幫我服務的小護士還真是有緣阿~

上了產檯護士在打針的過程我們聊了天,他說從未看到爸媽來引產心情還這麼開心的,

我就跟他講到如果知道嫚妮的事情他應該會更不可思議,結果沒想到護士聽完說他超想飆淚的,

還說我們夫妻還真是堅強阿,雖然他還沒有當媽但是他知道得知每個小孩得來不易,

像嫚妮這種意外若是發生在他身上他也無法接受。

小護士還說好險你跟老公都一起走過來加上老公也是樂天的人,夫妻相互一起面對傷痛會慢慢撫平的。

正當打好針也看到陳醫師進來產房了,那時真的覺得好險醫生來整個就看到神來拯救我當時內心還充滿著感激,

誰叫網路上許多媽媽說給醫生助理或者是護士塞藥及塞水球都痛到快往生。

陳醫生用了鴨嘴深入子宮,在裡面放置水球,水球連接一調16MM的塑膠管(尿管),並且用布膠把塑膠管黏貼在我腳上。

黏貼布膠發現小護士好可愛唷~還拿了超級細的膠帶給陳醫生,還說撕兩條一樣很粗,好加在小護士的同事去開刀房借了布膠。

真後悔沒有拍下當下我的腳被膠帶貼的慘狀~

至於塞水球會痛嗎?似乎也不會痛也~至少整個過程我都沒有什麼感覺,除了一開始鴨嘴深入子宮有點不舒服外其餘真得不痛。

不知道是醫師技術純熟還是我本身就比較能忍痛?

塑膠管固定好後醫生也塞了三顆要在我的子宮,整個引產的前置作業就大制完成。

小護士還很貼心說要去外面推床讓我躺床出去,我說可是我沒有感覺痛阿可以自己走出去的。

他又爆料說有個媽媽塞完水球整個人就癱軟在軟產檯上。


【引產過程】

走出產房後我的引產也宣告正式開始囉~

或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又加上還沒有感覺到痛跟老蕭還可以嘻嘻哈哈的,

還一直偷聽待產是每對夫妻的說話互動~(我們夫妻真無聊這個還都會是我們聊天話題,

老蕭這時還會自誇說我真的嫁到好老公了~)

約四點半開始感覺子宮有再收縮趕緊請老蕭快去買三福麵線給我吃,

哀~因為生嫚妮沒有吃到三福麵線一直飲恨所以這次不管怎樣一定要吃到~

吃了三福麵線隔壁叫的慘烈的產婦也推進去產房生產囉!!!

重點是他待產的時候一直猛罵他老公,他老公似乎也不想鳥他一直再打電動,

如果是我的話理智線應該會斷裂用尖銳的聲音猛罵老蕭吧!!

開始跟老蕭再討論西班牙旅行要去哪幾個點,

還把上次未看完的食尚玩家搬出來看整個就是輕鬆引產!

六點多護士來量體溫並且說三福麵線是你的晚餐嗎?我說不是是點心拉~等會老公還會回娘家拿飯。

量完體溫護士也幫我測宮縮老蕭這時也回娘家去拿便當,,

結束30分鐘的測宮縮或是請我把衣服穿好以及看護墊在往下拉時這時後發現老公真的好重要,

老公不在我右手又打著針根本就不能好好的把衣服穿好頂多把看護墊弄好。

老蕭回來後馬上把我的衣服穿好及餵我吃飯當下感動還跟老蕭說以後我不對你兇了,

因為看看隔壁的產婦加上先前生產時其他陪產的老公都跟本不鳥老婆,

想想自己是幸運得還有一個願意為你付出的老公,在醫院任你使喚也不會發脾氣,

真的要好好珍惜這對夫妻緣阿~

吃完飯後雖然肚子已經有漸漸變硬但是一直感覺不到陣痛感就請老蕭拿出我們的西班牙書好好研究一下接下來的西班牙旅行路線,

約八點突然超級想喝飲料的,還後悔自己出門前忘記買梅果清茶,想說附近有誰可以送飲料過來,

line了馨文跟慧萍兩人不愧是好姐妹一同回說你又不能喝飲料好好躺著吧!!

心情又開始down道不行了,老蕭看到老婆如此想要喝飲料加上我又還無痛感他說他來去買吧!

看了老公提了兩杯五十嵐的梅果清回來內心真是感動阿~還大大口的吸了好幾口,

瞬間頭腦也清醒了,還一直跟老蕭說記得當我到時候陣痛亂吼時一定要讓我吸幾口這樣我就會很開心了。

喝了梅果清也開始有尿意了,後來下床去解尿不然護士還很擔心我4點進來待產到快九點都沒有解尿。

反正無痛意又加上下床了,就開始在護理站散散步跟老蕭聊天。

因為塞藥的關係體溫一直很高到了九點多還飆到38.5度,護士過來測宮縮看到已經開始縮的很厲害了,

並且摸了我的肚子說這很硬了也你都不會痛喔!我回答不會痛啊!!

老蕭也跟護士說我第一胎到開三指都還沒有什麼感覺是後來破水加上催生藥劑開到很強才有痛感。

護士就笑說真厲害阿~通常很多媽媽這時候已經都在哀哀叫了。

後來護士打電話跟陳醫師報告我的狀況,還強調我明明就再縮可是我都不會痛,

因為收縮是醫生要的值所以也沒有在加藥,只有幫我打一針抗生素怕我發燒感染。

11點跟老蕭看玩食尚玩家我又開始無聊了又開始下床走路,

走到快12點護士叫我趕快休息吧而且載走說不定小孩會掉出來。

躺在病床上我根本毫無睡意,老蕭的打呼聲可以跟待產媽媽的哀熬聲pk。

在病床上看完 一本西班牙旅遊書又在那翻阿翻絲就毫沒有睡意,

好加再遠在西班牙的米亞可以跟我聊天讓我度過這個夜晚。

半夜三點多護士又進來打了第二針抗生素,又再問了我會痛嗎?我的回答也是一樣不會。

對面待產的媽媽從10點待產到半夜三點都一樣是4cm一直聽到她的哀嚎,

因為空軍晚上八點過後沒有麻醉科醫生所以待產媽媽也無法打無痛,

護士就幫他打了止痛針,但似乎止痛針對他來說沒有功效,他還是一直好痛喔!!

後來護士教他如何呼吸,我也聽了護士步驟跟著做~真的半夜睡不著練習呼吸也不錯!!

約莫五點多開始感到有更密集的陣痛,馬上把老蕭叫起床請他去幫我買永和豆漿,

誰知可憐的老蕭鈔票被停車繳費機吃掉,又不想讓老婆失望走路去好幾公里我指定的永和豆漿買早餐,

結果好死不死走到這家永和豆漿竟然沒有開,老蕭瞬間掉入谷底,好險回來路上有賣包子可以回來打發老婆~

買完早餐後老蕭又進入夢鄉了,我依舊沒有任何睡意,剛剛密集的陣痛似乎也沒有了!!

護士又進來幫我量體溫我還問了護士說我沒有落紅怎麼辦呢?護士說沒關係有時候會一起發生,

我又問那我還要等多久呢?護士說這種就是要等也不確定需要多少時間,但是他說我的狀況應該不會三天拉~

聽完護士講完這些話突然好難過喔,好怕自己引產三天還生不出來,這樣就必須在醫院跨年了。

而且對面的媽媽也快全開也要進去生產了,從ˊ我28號下午四點進來到現在29號已經有五個待產媽媽去生了,

心情瞬間好差,想著想著自己就在床邊哭泣,原本熟睡的老蕭被我的哭泣聲給吵起來了,

還一直安慰我說我跟其他媽媽狀況不同,它們的寶寶放太久是有危險的而我們這種就是比較不緊急的,

所以叫我不要想這麼多,還陪著我一起唸經!

念完佛說阿彌陀經後似乎開始感受到更密集的陣痛了,但這種陣痛對我來說真的還好,

後來又感覺下體有東西慢慢流出來請老蕭幫我確認是不是落紅,老蕭說是也,

但是對面的媽媽已經痛到最高點而且差不多要進產房,老蕭就說那我晚一點在通知護士,

先讓她處理痛了快10小時的媽媽。

落紅量漸漸變多老蕭去通知了護士,我們又繼續聊著天老蕭也敘述他早上可憐的買早餐過程,

後來老蕭說他要去小便,結果他一出去我就發現我破水了並且有東西流出來,

馬上呼叫老蕭也趕緊呼叫護士,後來確定流出來的只是水球。

護士進來說要內診接著看到陳醫師也來了,說這不用內診直接推到產房去了,

醫生去產房前還問了我會痛嗎?我搖搖頭說不會啊!

護士離開後去護理站我又有感覺有東西流出來,這時候我很確定是猴塞雷衝出來了而且卡在我的陰道口,

護士把我推進產房時我看到陳醫師又出來說不是跟你說要快點推進來嗎?還一直說要快要快~

到了產房後一樣像生產要靠自己的力氣平移置產檯上,

正當我要移到產檯時瞬間猴塞雷伴也離開我的肚子,血也染髒了病床。

還有部分血滴在產房的地上。

8:56猴腮雷正式離開我了~這個小孩跟姐姐一樣好乖好棒,

都沒有讓媽媽有太多的不舒服,我無緣的兒子你要乖乖地跟隨佛祖,

我想姐姐也會牽著妳一起修行喔!

媽媽很難過無法留下你跟姐姐,但是媽媽還是很愛妳們的。

醫生後來幫我把胎盤清出來並且問了我要不要看猴塞雷,

原本想說不要但是後來還是覺得看一下我的小寶貝,

猴腮雷好小一個,他的水腫真的很明顯。

陳醫生也跟我解釋一下猴腮雷的狀況。

猴腮雷的胎兒水腫(Hydrops fetalis)又稱為 胎兒淋巴囊狀水瘤,是因為胎兒淋巴系統發育缺陷所致淋巴管回流阻塞所造成血液無法回流產生水腫

後期寶寶可能因為血液無法回流至心臟造成胎死腹中。

解釋完後猴塞雷就被護士裝在小紙箱裡面正式跟媽媽再見了。

處理完猴腮雷後陳醫師幫我把子宮內的血清乾淨,整個過程約莫10分鐘,

還說這種還是要好好做月子跟按摩子宮!

最後由護士幫我用像優點的熱水擦拭後整個引產就正式結束。


姐妹們有問我說引產會痛嗎?其實我真的在沒有什麼感覺下把猴塞雷產出,

也可能是兒子很貼心不忍馬麻太痛所以整個過程都是很順利的。

唯一比較不舒服就是躺在床上待產及無法入眠。


【1/5引產後回診】

這天回診看到好多孕婦心理不免難過起來,想想別人都開心產檢而我卻是來....

陳醫師確認我的血已經排得很乾淨,說只要吃補一點就好了。

這時我問了醫生是否要喝生化湯醫生說不用啦,因為在醫院及出院我都有吃子宮收縮藥(意如宮錠ERGOMETRINE TABLETS ),

其實就不需要喝生化湯了。後來發現好像很多西醫觀點也是這麼說都不建議喝生化湯。

那天原本還想問醫生說多久後可以懷孕,結果忘了問~

希望之後回到產科是能懷個健康寶寶。

【引產感謝文】

1.真的要好謝謝我的好姐妹及家人,在我發生嫚妮事件後到引產都一路關心著我並且給予我鼓勵,,

謝謝你們總是不離不棄地陪在我跟老蕭身邊,給了我們好多溫暖真的有你們真好,

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不會讓大家擔心的。

2.從生產到這次引產真的覺得老公好重要喔!雖然我總是嫌棄老蕭沒錢不能圓我想要當貴婦的夢想,

但隨著我們遇到這麼多事情你都默默陪伴我,為了怕我難過及擔心引產過程,總是給了我好多心理建設,

並且在適時情況下搞笑給我看,還得在睡夢中被我指揮。對於我們兩夫妻最壞的事情都已在去年底過去了,

未來我們還是要好好的相互扶持,相信我們的善的信念一定會有小山雞的。

3.最後謝謝台兒醫護人員柯滄銘以及幫我引產的陳醫師及空軍三病房的護理人員,婦產科醫生真的不是人幹的,

不只要看診、接生還等處理我們這種胎兒異常又要適時安慰產婦的情緒。

從發現有胎兒水腫後這些醫生及護理人員都給了我好多的心理建設,並且都安慰我說下個寶寶就會是健康的,

只是這次懷孕運氣不好罷了。

老實講昨天跟姐妹還有老公聊天說當要引產塞藥及塞水球時以及到猴塞雷出來時,

看到陳醫師來了似乎讓我看到神一樣,可以安定我的心情讓我整個過程不緊張。

姐妹也說好的婦產科醫生真的是會讓人放心並且信任他。

記得靜伶曾說過他在醫院服務他覺得最辛苦以及壓力最大的莫過於婦產科醫生,

因為他們不只要顧及到媽媽的生命還得顧及到寶寶的生命,

這中間絕對不能有任何差錯,不然就被家屬告。

也難怪越來越多人不願意走產科這條路。

所以也希望這些好的婦產科醫生都身體健康永遠對於婦科及產科保持熱情,

才可以一直繼續服務我們。不然好怕以後我們都沒有醫生可以接生及解決以後更年期問題。


【商業保險,引產及寶寶葬儀費用】

關於保險部分,我真的覺得要懷孕的女生一定要好好看看自己的保單,

因為懷孕整個過程都是不確定的,有時有保險可以在我們最需要的時候貼補我們的醫療費,

好加在我有保險,讓我引產後可以入住單人房才能好好地休息。

另外引產費用因為我們屬於非自願性流產這些健保都有給付,

若沒有入住單人房的話費用為1,325,而因為我們有入住單人房總費用為4,325。

猴腮雷最後我們沒有委託醫院的葬儀社,而是選擇當初幫嫚妮辦理後事的禮儀公司,

整個費用為7000元(火化、處理費、往生被以及師父誦經)。


對於寶寶我們雖然感到很不捨,但是若是他出生後必須靠著呼吸器維生,

甚至可能在他瘦小的身軀上不斷地劃刀相信那時我們當爸媽的心情也是不好受的,

所以選擇放手對於寶寶及我們都是好的。

未來我們仍是會以正面的心態去面對我們接下來的人生,

我也會好好地加油及調整自己的步伐,

希望在不久將來我又能重回到當媽媽的樂趣。

    angelahsu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